吖苏√

我乱写的

打成辣个逼样,该骂的骂完也想知道一下ben选手您到底在练什么英雄。
吸血鬼和青钢影,ok,fine,哭就完事儿了👌
可别五黑匹配了吧,训练好吗?......诶,算了........

【恋与女香】

*接上回没写完的
*不是偷工减料(x)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【许墨x你】
*Acca Kappa 白苔 白麝香
  香调:草本调
  前调:杜松子,柠檬,香柠檬
  中调:薰衣草,醛香,小豆蔻
  后调:琥珀,麝香,雪松

它洁净纯粹,总能让人联想到一些干净的事物,比如洁白的衬衫,整洁的床单,和美好的睡眠。

“许教授啊,你不用这么拼啦!”你倒了杯温水放在床头,顺便帮他掖了下被子,“感冒了就要好好休息。”
过去你每次生病都是许墨照顾,现在也轮到你照顾他了,说起来,许墨这次感冒可能是因为昨天初雪,他陪你在户外的雪地上闹了很久。
“研究所那边我会去看着,项目研究进度你不用担心,好好休息。”
被你从研究所揪回家照看的许墨一直没怎么说话,只是带着一贯如此温和的笑意,默默看着你忙里忙外,好像在观察什么有趣的新事物。
你摸了下许墨的额头确认体温,还是有点烫的,果然需要休息,在你抽回手的时候,许墨却握住你的手腕。
“你要走了?不留下来陪我?”
是询问的句子,语气听起来像是请求,加上许墨因为失落和生病而变得黯淡的眼神,请求变成了哀求。
“........好吧。”,你只能作罢,拉张椅子坐到床边,“陪你,陪你。”
看着躺在床上一脸得逞笑意的许墨,好像无论你想什么将要做什么,他都知道。被看透的你有点不爽,伸手轻轻捏了下他的鼻子,就像他往日里对你那样。
“睡觉!”
“嗯,睡了。”
许墨答应着,很自然的拉起你的手,侧枕在脸下,然后闭上了眼,你无可奈何,只能默默白他一眼。
待到许墨的呼吸变得均匀,睫毛不时微颤,似乎是睡着了,你的手依然被他枕着,怕弄醒他就由他枕着。你轻轻撩起他额前的刘海,隔着指缝看到平时不曾露出的一点点美人尖,看他紧闭的双眼,不知道露额头的许墨是什么样的呢?
睡眠好像会传染,你看着睡着的许墨,自己也觉得困了,鬼使神差地,你掀开被子躺在许墨旁边,侧脸看着他的睡颜,渐渐进入梦乡。
袖子上点缀的皂香和着被子里温暖的空气钻进你的鼻子里,睡意渐浓意识也变得模糊,在睡梦中,你感觉到躺在你对面的许墨,逐渐靠近,再搂紧你的同时,在耳边说:

“抓住你了。”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啊呀!好久不见的拖更(我错了别打我)
没办法,学车真的很花时间orz
科目二还没过,嘤嘤嘤
没更周萌萌,真的很抱歉~
明天开始为期十天的旅行,祝我旅途愉快吧!

不记得是哪场比赛过后,又有粉丝撕逼,微博乌烟瘴气的。我男票说:“别理她们,很多女生根本没怎么玩这个游戏,她们都不懂的,别和她们吵。”

我日,看不懂比赛,玩不懂游戏别瞎掺和好吗???萌个流量小鲜肉不好?????

唉,这几天电竞圈的瓜真是够了,别的不说,粉丝撕逼尤其恶心,放哪儿都一样惹~说过度yy,萌cp有错,圈地自萌又错在哪里?一言不合就开锤,我看你就是个🔨说电竞圈风气和娱乐圈一样,我日妈,这风气还不是你们各位小姐姐带的?说别人没玩过几把游戏,啥都不懂,那你们自己满级没,有点逼数好吧?

踩的不是离合,是悲欢离合

关于恋与女香,许墨那部分真的想了很多,女香太妩媚不好,太冷淡不好,想要男香互撩,但是想好久没想到什么特别好的,唉,西八。。。。。。
【妈耶,还有一篇王者荣耀乙女呢卧槽】

【恋与女香】

*这是一篇男神x你
*香水种草现场?(bushi)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【李泽言x你】
*百瑞德 无人区玫瑰
  香调:辛辣东方调
  前调:粉红胡椒,土耳其玫瑰
  中调:土耳其玫瑰,树莓花
  后调:纸莎草,白琥珀

两军交火之地的无人区,硝烟弥散后平静生长的一支白玫瑰,不可侵犯。

今晚你加班,原因是李泽言把你辛苦做的策划批得一无是处,毫不留情,你气不过和他争执了几句,然后摔门离开,公然顶撞上司李泽言,你还是第一个。
晚上十一点,整个写字楼都是黑的,只有你们这层还开着灯,公司的人都走了。
“下班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李泽言还没离开,确切的说,他是在等你。
“我说今晚改好就今晚改好,”你看都没看看他,“老板慢走。”
你极少这样态度强硬,李泽言也无可奈何,只能在你旁边的办公位置坐着,安慰是不可能的,道歉也是不可能的,毕竟他也很强硬。
“啧,麻烦。”
你理会他的抱怨,只是埋头工作,等你做完新的策划书,已经是深夜,你关了电脑回头看李泽言,他竟靠着办公椅睡着了,他真的等你等到这么晚。
李泽言睡得很安静,褪去了平日里一贯的强势作派,毫无防备。伴着均匀的呼吸声,你鬼使神差的凑到他面前看他的睡相和轻颤的睫毛,突然你的身子一跌,被他紧紧圈在怀里。
挣脱是不可能挣脱的,李泽言的脸埋进你的颈窝,深深嗅了下你的气息,冷冽的甜香刺激着他的神经,最后深嗅变成了轻咬。
“别生气了,回去吧。”

【白起x你】
*ysl黑鸦片淡香EDT
  香调:东方花香调
  前调:粉红胡椒,梨子,橙花
  中调:咖啡,茉莉
  后调:香草,广藿香,雪松

black opium黑鸦片是危险的,也是冒险的,它摆脱无谓的束缚,索求不满的欲望,它是磁场。

“老板,老板!你这是要和白警官约会了吗?”悦悦总是这样,八卦少女。
“什么约会,是调查,ok?”你好没好气的回她。
“什么调查在晚上呀,噫~”
“你这孩子,乱想什么,”你敲了下悦悦的脑袋,“是几起针对夜里独归女性的案子,不正经是你了!”
你教训完悦悦,拎包就走,白起已经在楼下等了,没走两步又被悦悦拦住。
“诶!等等,老板!我给你来些制胜法宝。”
说着,悦悦在你手腕了喷了两泵香水,你认得那个叫黑鸦片的香,据说是骚过方圆百里所有野鸡的斩男香,你嗅了嗅,嗯~
你下了电梯,白起果然已经在等了,你接过他抛过来的头盔,跨坐上摩托车,出发去走访调查。在走访了几处案发现场后,你们停下来休息,你买了瓶饮料递给白起。他接过饮料没有立刻打开,而是闻了闻瓶盖,然后握起你的手腕,嗅了嗅。
“果然是你。”
“????学长你干嘛!”
你甩了下手腕,白起才松开你的手。
“以后别再用这个香水了。”白起的语气里有些不快,“在别人面前不能用。”
“哦.........嗯?为什么?”你很疑惑。
“会被拐走的。”说着,白起又握着你的手腕,嗅了嗅,“不过在我面前可以用。”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零氿给到的脑洞hhhhhhhh
本来想用黑鸦片勾引白起的
最后还是做不到勾引人民警察呀!
许墨和周棋洛会补上的√
睡了睡了,狗命要紧

【恋与男香】

*关于他们和对应的香水
*个人观点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【李泽言】
*爱马仕 大地EDT
  香调:木质调
  前调:葡萄柚,柑橘
  中调:广藿香,天兰葵,玫瑰
  后调:甜椒,安息香,香根草,杉木

说实话,我对这款香水的第一印象是它强烈的存在感和攻击性,有李泽言总裁的强势,也有后调只属于他的温和。就像刚认识李泽言那样,他的强硬让你无所适从,甚至要逃离,但是后调的温和气息依然能将你栓住,他的强势,不可违抗,都是为了保护你。

【周棋洛】
*范思哲 蓝牛仔
  香调:木质调
  前调:柑橘,佛手柑,天竺葵
  中调:薰衣草,紫罗兰,茉莉
  后调:香草,琥珀,麝香

他就是阳光与海洋,他年轻,活泼,不受约束,犹如前调的热情力量。每次做到周萌萌的主线剧情,我的嘴角总会疯狂上扬,他给予我快乐,他的香气也应该令我感到快乐,而后调琥珀和麝香给他的活泼蒙上一丝神秘感。

【白起】
*百瑞德 白色布兰琪
  香调:花香调
  前调:粉红胡椒,玫瑰
  中调:橙花,紫罗兰,牡丹
  后调:木质香,檀香木,麝香

It smells like a wind.....它闻起来像风,这是fb对它的评价。和我们风一般的白起学长很配啊!花香调的中性香水,无比温柔干净纯粹,像白起蓝白衬衫的立绘,像他戴着对讲机从天而降,像他开着摩托车狂飙,你在后座,他的气息随着风灌进你的鼻子里。

【许墨】
*纳西素 for him
  香调:麝香调
  前调:紫罗兰叶子,花香
  中调:白麝香
  后调:广藿香,琥珀

他看上去深蓝接近黑色,我喜欢这样的黑色。它先是冰凉的木香,后来有麝香调和出些许温度,它高雅又性感,花香带出麝香主调十分强烈,十分神秘,广藿香渗出木质香,木质香是书卷气,他是我的许教授,我的许墨。
咳,当然还有我的小小私心........
我最常用的香水是for her
作为我的脑公,许墨大大当然要用对应的for him啦!嘻嘻嘻嘻嘻嘻.........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超不专业的香评
不喜也别喷我,谢谢

*这篇献给我的朋友
*白起x你

今天超冷,气象局发布的寒冷蓝色预警还是黄色预警?你不记得,只是心里埋怨自己为什么没戴手套没戴口罩,以至于现在只能在风中瑟瑟发抖,一步步挪回宿舍,路上给好友发条微信抱怨天气,得到她的回复是:

“广州现在23℃,你信吗?”

靠!
回到宿舍开了暖气,你才稍微缓过来,朋友圈有人晒烧烤,烤架上的食物和热气驱散寒意,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他们的欢愉。你不能去玩,因为期末考在即,只能点杯奶茶作为安慰咯。
谁知奶茶送到宿舍已经凉了,敲里吗!
唉,没办法,你喝了口凉的奶茶,翻开书,同时不忘发朋友圈吐槽:

“给自己点杯奶茶,送到都凉了.....”

冷的奶茶里的珍珠嚼着有点硬,不过你边复习边吃也管不了这么多。风吹得窗子咿呀作响,你没在意,这时手机却响了。
“喂?”
“这么冷的天,就别喝冷的了。”
是白起,你高中时代的学长,浓浓的老干部风格和记忆中的他截然相反。
“啊,我没有,它送过来就是冷的了。”你看着喝了三分之一的奶茶有点心虚。
“我给你买了热的,开窗。”
“啊?什么?”
“你先开窗。”
说完,窗玻璃被咯咯的敲了两下。你连忙跑去开窗,白起在窗外,整个人稳稳的停在半空中,作为evolver他在你面前从不隐藏他的超能力。
“发什么愣呢?”
白起又敲了下窗,你回过神来,赶紧开窗。
“学长你可以走楼梯的。”
“这样比较快,”白起将奶茶递给你,“等我走过来,又该凉了。”
奶茶的温度传到指间,正好舒缓了因为写字而僵硬的手,白起走到你的桌子前,随便翻了几下。
“在复习啊?”
“嗯。”
“好好干。”
他揉了揉你的头,拉了张椅子坐到你身边,不知道是要陪你还是监督你,被这么看着还是不习惯的。
“好累啊,不想看。”
你咬着奶茶的吸管,合上书。
白起看着你,轻笑一声道:“那就休息一下。”
他倚着靠背,坐在比较背光的方向,脸上的笑意因为光影的原因变得模糊,你侧趴在桌面,从这个角度看,阳光正好勾勒出他的轮廓。
不知道为什么,你想起微博上正流行的段子,你举着那杯一点点奶茶,对白起说:
“学长,我有一点点想你!”
老干部当然是听不懂流行的段子的,白起怔了怔,轻笑一声,伸手帮你擦掉嘴边的奶霜。
“只是一点点而已?”

不是一点点,是很多很多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广州真的23℃
相信我√

*扔个段子就跑,真开心
*许墨x你√

窗外的枯叶被寒风吹得四处摇曳,连玻璃也咯咯作响,不过相反的是教室里因为中央空调的缘故,温度非常舒适。你枕着胳膊,呆滞的望着窗外,手臂压着一本《遗传学》昏昏欲睡。
平时的你可是很认真的,毕竟遗传学又难,挂科率又高,讲课的教授还年轻帅气,哦,不对,是平易近人。
窗户的咯咯声渐渐盖住了许墨教授温润的声线,你最终也闭上了眼睛沉沉睡去。
“这位同学,请演示一下这个案例。”
声音很近,耳边甚至还有说话人的气息,你一下子清醒过来,胡乱翻着被你压折的课本:“呃.....这个......染色体显性遗传......为单一基因的.......”
“这位同学,”许墨伸手轻轻摁住你胡乱翻书的手,“下课了。”
你四处看看,果然教室里的同学都走了,一直睡连下课都不知道,真的尴尬。
“哦,呵呵,”你僵硬的笑着,“谢谢老师,老师再见。”
丢下一句话你正想开溜,然后......
“等等。”
?!!?!??糟了!
“上课睡觉,扣平时分。”
许墨的语气依旧温和,脸上还是带着微笑。
“不要了吧,我是初犯啊老师。”
你抱着课本双手合十表示抱歉,期末都不一定过的课程,可不要再扣平时分呀!
“也行,不过惩罚还是有的,”许墨故作思索,“就罚你义务劳动。”
“哈啊?”
“我正缺一位办公室助理,”许墨还是不变的温和笑意说完随手递给你他的教案。


“交给你了。”